薛子冷

#港影 #日影 #欧美
冷cp专业户

【吴复生x李问】无问西东(上)


*下一篇会有承诺观众的黑化抖s问的pwp

*至于上篇,是对复问感情线的个人理解,李问的人生其实就是孤注一掷,无问西东,放手一搏,天下无双。



李问一生中三分之一的热忱献给了绘画,三分之一给了虚无缥缈的白月光阮文,还有三分之一,或者说他余下的人生,都给了吴复生。




四季当然不是摆在大画家阮文画展正中央的作品,李问站在华人区阴暗潮湿的廉租房里盯着画架,不甘心又无可奈何。“但是我捧你作主角。”吴复生从来都给他这样肯定的承诺,他在漆黑中擦亮了芝宝①,火舌迅速舔舐烟茄,照亮了他半张脸,成熟又稳重的安全感。也照亮了李问渺茫晦暗的希望,他抢过吴复生手里的半截雪茄,因为过急而被火星烫了下手背。“你个衰仔,喜欢尝我的口水喔?”吴复生调笑地从喉咙里压出一句怪诞暧昧的话。其实李问没抽一口,拿去点了那副“混合四大名家笔法”的杂交品。烟草卷起的星星点点火焰猛地窜起来引燃画纸边角,颜料里混着的松节油燃烧起来,爆出橙红色的光点,整副画烧成一团火球,宛如怀抱头颅的美狄亚②。




再见,四季。


李问将前半生视为心血的黑白线条葬在那场火里,后来再想起这一幕,他觉得他和吴复生共事的后半生才是绽放出色彩的,即使不完美如维纳斯③,即使是真正行走在黑与白之间。


“只看到黑跟白的人永远都是失败者。”


“如果我的价值就是造假。”




李问对于绘画永远是保持热忱的,所以吴复生总夸他“做得好的话就是比真的还要好”,他的专注和执着让复刻电板很快就完工,然后他又去钻研变色油墨,“这是调不出来的美”,他是将造假当作艺术,任何事做到极致就是艺术,吴复生恰恰欣赏他这一点。




一切比预期都要快,最后无巧不成书连无酸纸的来源都被李问查到了,印刷纸钞的桦树味瞬间充斥整个工房,然后吴复生开始带他去散货,也带他去南非食龙虾去澳洲吃生蚝,带他去品尝Provence新鲜的马赛鱼汤④。


“开瓶靓红酒才配得上你这样的艺术家。”吴复生微醺地搂上了李问的肩膀,红酒杯架在中间,如同鹤顶红的剧毒诱惑,他想品尝李问舌尖上小剂量的毒,再逐步上瘾。


花天酒地纸醉金迷,柴米油盐都透着罗曼蒂克。




李问真切地感觉到成为主角的成就感,吴复生所带给他的一切成就感。他开始依赖吴复生,就像绝世的画作依赖承载它的画纸,如影随形,花与萼的缠绵。




“不如你今晚过来?”李问只记得吴复生往他耳蜗里吐着腻人的热气,然后带给了他一个潮湿缠绵的回忆。


——TBC



注:

①芝宝

美国zippo金属打火机。


②美狄亚

希腊公主,伊阿宋的妻子,因爱生恨毒死了两个亲生稚子,被誉为“毁灭之美”的代表。


③维纳斯

残臂的维纳斯像,被誉为不完美又完美的雕刻艺术代表作。


④马赛鱼汤 

Bouillabaisse,来自法国南部普罗旺斯省马赛渔港的名菜,是用多种不同的鱼和蔬菜加上蒜头、橘子皮、罗勒、月桂叶、茴香和蕃红花等香料一起熬煮的。马赛鱼又被称为法餐的“主角”之一。

很好奇没有人喜欢看抖s女王问吗,李问这种黑化程度和变态的占有欲绝对是会要一切的主导权,掌控大局掌控性事掌控吴复生的生与死。

“艺术家都是疯子。”

爱是一万次的想放弃和第一万零一次的心动。

危险关系1 一个吻(补档)

#李家俊x张怡君
#张怡君欧咏恩双生Paro.

之前不知道为什么被封了otz 补一个档。
————


李家俊觉得自己完了。


李家俊一直从事着很危险但自己觉得对的事情,但他自信于自己高达192的IQ值,所以这回在他的印象里还是第一次被枪口指着的挟持,多多少少有点心悸。但是李家俊毕竟是李家俊,从枪管顶在背后那刻就开始盘算自救计划。
蒙在眼睛上的布被粗暴扯下,李家俊眯了下眼睛适应重获的光线。眼前是完全陌生的暗巷,是个犯罪的好地方。即使仍然处于被挟持状态,李家俊也还是照着惯例抢先开了口:


“劫财的话,我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EU,你要尽我的财产也没有多少。”


“李sir是个聪明人,应该知道在枪口面前反抗没有什么作用。”
在李家俊意料之外的,劫匪是女性。


“那么,财还是权?”


放轻松了的口吻让张怡君觉得很不舒服,在她的字典里被轻视的下场只有一个,李彦明就是典例。所以她毫不留情地抬脚,用皮靴的尖端往李家俊小腿踢去。
“要命。”


猝不及防的疼痛迫使他跪倒在地,紧接着张怡君还要来一记肘击,脑仁嗡地一下,火辣的感觉一下子炸开,李家俊觉得这真的是要命,女性少有这样刚劲狠厉地动手。借着巷子另一头的路灯,李家俊看清了她的脸,旧式灯管白晃晃的光打下来显得眼前人更加冰冷,暂白的肤色上极艳的口红有些瘆人。可能是刚刚张怡君力道有点大了,李家俊觉得眼前的人影还有些晃。


真是像极了。
张怡君这张脸真是像极了欧咏恩,李家俊曾经觉得会一生一世的人。


张怡君这边也有些乱了。
关于李家俊的照片她是看过了无数遍的,欧咏恩是个热衷于分享生活动态的人。鼻腔渗出血迹的时候,莫名其妙地衬出他面部的棱角分明。


还有那副带着傲气口吻的台湾腔。
张怡君是最受不住台湾腔的,和粤语的纤细不一样,仿佛与生俱来的耐人寻味和甜腻。有别于她的搭档金焘年那种软糯,李家俊的是柔软里面带着傲人的有毒的刺。


张怡君想把他的棱角磨平。


“我改变主意了。”
她迅速地把枪上了保险,贴近他的脸,然后往水泥地上放了一枪。


子弹受压冲出枪管所带出的声音让李家俊觉得有点发聋,同时他听见张怡君很小的声音。
“I wanna a kiss.”


危险关系2:http://x-chilang.lofter.com/post/1e02c236_f6da833

现在是凌晨二点二十八分,离日出还有四个多小时,这里天气不错,但我想你那儿或许会更胜一筹。
刚刚在看机票,或者火车更好,途中也不放过和你通话的机会。
内心有只小怪兽叫嚣着我想见你。

我曾经跟她说,没有完全一模一样的罐头人生,所以情侣之间难免三观不合。
比如在吃的方面,矛盾到只能靠骰子决定,她不吃鱼生,我不吃驴肉。
她生日那天非让我尝一下,其实为了爱情吃点别的也没什么,这么想的时候,我不自觉把摆在面前的全吃光了,她也不甘示弱,只留给了我刺身底下的冰镇冰块。

【冬铁】酒醉的探戈

脑洞来自:http://x-chilang.lofter.com/post/1e02c236_12829999

*上流社会AU
*巴恩斯中士x花花公子托尼
*一场及时刹车的探戈
RDJ生日快乐!


初夏的夜晚并没有令人厌恶的闷热,甲板上吹着令人舒服的夜风,仿佛还混杂了海水的咸味,酒宴上热闹的气氛将夜晚的静谧打破。
对于长期服役的军将来说,这无疑是一次假期,巴恩斯中士一身西装革履,手夹香槟与同事闲聊,余光总不自觉瞥向那个再次扎进了女人堆里的招摇身影,出了名的情场高手花花公子,托尼斯塔克。


伴随着悠扬的小提琴协奏曲,巴恩斯迈步走向他的目标,还自以为高明地抿了口酒,让直勾勾盯着人看的视线显得自然一些。但是人总是能敏锐地察觉到盯着自己的目光,斯塔克抬头对上青年炽热的注视,那是一张还显青涩的脸,军旅生活显然没有给他带来多少阅历。
斯塔克扬起酒杯仿佛隔空与人碰杯,吞咽时上下滚动的喉结看得中士心跳都漏了一拍。
“Hey,chic boy.”


中士从来是不甘示弱的,哪怕喜爱的反应欲盖弥彰,也依然保持风度地挂着笑点点头,“Hey,playboy.”


“和我跳支舞吗,先生?”巴恩斯不等他回答率先摊出右手作邀约,斯塔克一身米白燕尾服仿佛就是为舞会精心准备的,棠红礼花别在胸前点缀衬得他深邃的脸颊格外好看。


“God…你还真是老套,纯情小子。”斯塔克将男孩带有枪茧的手扣在掌心,稍用力拽向自己怀里,另手托着青年的腰肢支配舞步节奏,“交际舞的话,让我教你吧,kid。”
斯塔克用着节奏快而烈的旋律,像是想要把青年淘汰出局一般,托着巴恩斯的身体送出去,借着下腰的瞬间凑近男孩唇瓣又迅速分离,连蜻蜓点水都没留下。


于是中士很快夺回了主导权,覆上男人的手掌与之十指相扣,借由舞步手臂拉伸动作一把将斯塔克扯进怀里,身体紧伏在他身上,贴着他耳边吐出滚烫的气息,“Mr.stark,还是我教你吧。”
紧跟着步伐的黑漆皮鞋泛着冷清色调反而平添了情色意味,指尖在斯塔克那身定制的礼服背上弹奏出一段美妙音乐。


这些花花公子用烂的技巧在小狼狗青涩的运用下,对于斯塔克来说偏偏很受用,在一个转圈动作后他们顺理成章吻到了一起。
这个吻的体验一点都不好,斯塔克分神想着。小狼狗是迫不及待地撕咬猎物,不带着任何技巧,他们分享了一个粗鲁、干涩、带着血腥味,还混杂了淡淡一股酒味的吻。


“Well,good boy,认真的,你需要个负责点的舞蹈老师。”斯塔克伸手挡在两人唇间,阻止了中士的下一个吻,他扬起一张金色的房卡,“想尝试点与众不同的东西吗,kid?”



“Room3104,趁你还没有醉之前,我想和你去跳支探戈。”